Grannie Green Revivial

For post before Aug 09, please read it with Traditional Chi Big 5 Code

老鬼的叮嚀

曾經和你緣起緣盡過的環保先生

親愛的環保先生:

近日執拾家中雜物時,在一疊滿佈蜘蛛網的舊證書中,赫然發現一張寫上「灣仔學生環境保護大使」的證書。終於記起了! 原來我第一次與你結緣始於中學三年級。之後,我靜下來坐著,繼續平心靜氣地坐著,嘗試在舊日中學生活的記憶堆中,努力尋找這件事的來龍去脈。或許年代太久遠了,又或許我真的老了,記不起當時的活動情況,其他參與的老師和同學也在腦海消失。雖然如此,但是提醒了我:直至中學畢業也未曾參加過任何與你有關的活動。我們從此緣盡嗎?

緣是奇妙的東西,來匆匆,去又匆匆,中學三年級離開了我的你,忽然又再在我腦海出現。今次我倒記得十分清楚你出現的時間,是我完成大學三年級課程,踏出校門前的半年。你的出現喚起我繼續進修的念頭,更希望與你為伴,以你為我的終身事業,於是大學畢業後,決定到另一所大學報讀環境及公共衛生管理碩士課程,為日後投生環保工作打好基礎。

緣盡環保工作

碩士畢業後第一份工作是於環保機構從事組織環保教育的活動。滿心歡喜的我終於又與你一齊並肩而行了! 可惜我年少氣盛,沉不住氣,在工作上與上司抱不同意見,最後跟她合不過來而被公司辭退工作,黯然離開接近工作一年的崗位,是為2003年6月。之後,輾轉在不同行業工作,再無與你一起了,我們緣盡於此嘛?

對環保組織感到失望

05年Roundtable 的週年晚宴,給我機緣巧合地遇上香港環保元老溫Sir (溫石麟博士),閒聊間得知大家先後在同一間環保組織工作,如此我和他便打開了話題。他曾經先後為你成立了不同的環保組織,見盡你的盛衰起落,尤其對該所大家不同時段效力過的組織,近年無甚建樹,來來去去都吃六十年代建立的名聲,總以自己為香港歷史最悠久的環保組織為榮而大表無奈。他經常稱自己對該機構所做的工作不再關心,但字裡行間,我看到他依然恨鐵不成鋼,冀望該機構能為你作出更大貢獻。

他的說話提醒我,單靠環保組織的力量,已經不足以提升公眾的環保意識。就以肆虐全球的禽流感為例,因其高散播性和殺傷力令全球不少人感染的報導言猶在耳,但為此撰文或發出聲明的環保組織,全港只有長春社 (The Conservancy Association) 和世界自然(香港)基金會 (World Wide Fund Hong Kong) , 其他機構卻保持「事不關己,己不勞心」的態度看待禽流感,無知地以為禽流感頂多只是中國大陸的事,與香港無關,一篇禽流感的文章或相關的言論隻字不聞,甚至某些組織依舊繼續舉行籌款活動,對此不聞不問,更遑論甚麼環保教育! 
就算長春社[1]為此發表文章,觀點亦了無新意。市民最需要知道禽流感傳播途徑、傳播方法和感染原因等重要的知識,但文章由頭到尾都從未論及,反而重彈濕地破壞的影響,殺害候鳥而引起後遺症的老調。唯一最詳細教育市民禽流感知識的環保機構,全香港卻只有世界自然(香港)基金會[2]一間。

又與你結緣

背後擁有不少專家支持,不斷以不同方法年年呼籲市民捐款的環保組織,卻連生死攸關的議題也沒有向普羅市民講解時,試問他們曾否真誠盡力地為你而付出過呢? 可能我以後不再於環保機構工作,但我相信我仍然關心環保教育的工作。真估不到三年後竟然又再和你一起! 環保先生,我們又再續前緣!

李卓倫 上

January 16, 2006 Posted by | Environment | Leave a comment